赵匡胤巧妙应对南唐使者 绵里藏针又不伤和气

宋和南唐的关系十分复杂,一方面宋朝想要灭掉南唐,统一天下,但碍着北方还有北汉、契丹,有强大的牵制作用,因此不能贸然用兵,暂时用安抚的政策,两国往来不绝,在外交上暗中较量;另一方面,南唐不得不加强战备,尤其是水师的操练,同时又讨好宋朝,年年供奉。两方的关系十分复杂和微妙,很考验人的智慧。例如南唐曾经派能言善道的徐铉北上和宋朝谈判,赵匡胤偏偏派一个粗鲁不知诗书的使者跟着他,文士对粗人,半句话都插不上,掐断了沟通渠道,徐铉纵然说得天花乱坠也枉然,最终弄得个无趣而返。南唐方面似乎对宋朝的组织架构和内部关系缺乏了解,他们又私下里拉拢宋朝的一些大臣,暗中送礼,尤其是赵普,是宋朝的重要谋士,更是南唐重点拉拢的主要对象。有一回,南唐的礼物刚刚送到赵普家,赵普还没来得及退,赵匡胤忽然就来了。看着一担担的财宝堆积在院子里,赵普吓得冷汗直流,赵匡胤倒是开明地说:他们南唐以为大宋的事情都是你们在操作,真是想错了,这样做没用。有一年,南唐上贡的时候,又额外送给赵普五万两银子,赵普哪里敢收,立即上报给朝廷,“普以白宋主”。南唐的失策在于自以为宋朝君臣之间是互不信任的, 只要收买其中一部分人,就能起到离间的作用,就如同战国时期的秦国收买郭开诋毁廉颇的手段一般,然而,战国时期的规律在宋初不起作用。赵普将情况反映上去之后,赵匡胤说:这个不着急,我也装作不知道的样子,先稳住对方,过一阵再作反映,让他们觉得我们深不可测,“当使之弗测”。不久,南唐后主的弟弟作为使者出使宋朝,宋朝特意赐予南唐一批金银礼物,其数目,和南唐私下里送给赵普的完全一样,“如遗普之数”。这分明就是告诉南唐,你们送的,我们今天都照单退回。但退回的方式又很符合外交礼仪,没有让对方难堪。南唐朝廷接到退回来的银子后,大惊,觉得宋主处理事情的方式十分得体,绵里藏针,又不伤和气,而且告诉对方:我们不是不知道你们的伎俩,但我处理的方式不会让你们难受。北宋初期的强大,不只是在兵力方面,也表现在处理事情的方式上,于是南唐君臣“震骇”,“服宋主之伟度”。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